■個論
  為完成全年社保擴面任務和徵繳目標,臨近年終,多地開啟了“運動式”的徵繳擴面。不過,隨著參保人數增長拐點來臨,擴面空間縮小,“運動式”徵繳擴面已難再大比例地提高覆蓋人數。不過,僅憑這種“運動式”的徵繳擴面已經難以再大比例地提高覆蓋人數。截至今年8月,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參保人數達到33022萬人,與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兩項制度合計覆蓋已經超過8億人口。(10月21日《經濟參考報》)
  社保參保率一旦到達一個高比例位數,則一定會遇到一個“瓶頸”。僅僅靠權力機關搞“運動式擴保”,雖然也能提高投保率和參保範圍,但效果必然不會很好。可以肯定地說,如果權力充分尊重各個中小企業不願給員工上社保以及員工也不想繳納社保的權利,這個“瓶頸”就無法突破,則要想實現社保的全覆蓋,就是一個傳說。當然了,借強權推行,也往往有不錯的效果。
  關於我國社保,一個不得不說的現實是,其公信力在過往一段時間以及現在,都遭受著廣泛的質疑。這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社保仍然是“多軌制”。我國絕大部分的公職人員,仍然不需要繳納社保。事業單位人員,則好一些,在今年2月26日通過的《事業單位人事管理條例》中明確了“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參加社保”的改革範疇。但對於企業人員而講,則需要全部無條件繳納社保。這顯然是一種不公。如果“運動式擴繳”,相關部門有沒有先拿公務員開刀的勇氣和肚量?
  二是,我國社保繳費占收入比重為全球第一,這是一個很大的遺憾,是極不光榮的。數據顯示,目前中國法定的五項社保繳費之和已達工資的40%,在181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為北歐五國的3倍和G7國家的2.8倍,東亞鄰國和地區的4.6倍。這意味著,企業人員每賺100塊錢,就會有40元左右繳入社保。在民生角度講,投不投社保,已經成為很重的負擔。
  三是,養老賬號的虧空狀態,一直令廣大國人惴惴不安。更加上,關於推遲退休年齡的說法,一直甚囂塵上,以至於每每出現我國養老金虧空2萬億的報道,廣大國人都在思考和追問——我們會不會面臨一個“老無所依”的最終結局?在筆者看來,養老金有沒有虧空和有沒有實現透明化管理,是兩個概念,如果完全透明化管理了,則顯然會讓廣大國人更加放心一些。
  四是,還存在許許多多的現實問題。比如,我國多數企業為勞動密集型產業,根據“微笑曲線”理論,單純的加工生產企業利潤非常微薄,僅僅占總價格的5%以下。這是我國工人工資低的根本原因。而即便是這樣的低工資,再指望工人和企業拿出一部分錢來繳社保,顯然就會像是在割他們的肉。更加上,坊間有傳言稱繳社保不如理財或存錢更有保障和回報,主動願意繳社保的人和老闆也便越來越少了。
  我國社保問題,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任何一個社會的社保,都應該實現投保人利益的最大化,在制度設計上,也應該越來越完善,越來越能保障社會的養老水平,越來越讓人信服。因此,“運動式擴繳”當與社保體制改革並行不悖,如此,才會讓全社會實現無死角的社保化。□王傳濤
  (原標題:社保“運動式擴繳”是誰的尷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q36jqstan 的頭像
jq36jqstan

新電視

jq36jqst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